成都西南儿童医院:孩子脑袋越大就越聪明吗?

通过admin

成都西南儿童医院:孩子脑袋越大就越聪明吗?

  那可不一定。“脑袋越大越聪明”是老百姓口头常说的一句话,尤其是妈妈生出的宝宝大头大脑似乎更招人喜欢。的确,就人类而言,没有哪种灵长类的大脑能与我们相媲美,我们之所以拥有如此大的脑袋,是我们在波澜壮阔的进化过程中为了种系繁衍、适应和生存而获得的。

  “脑袋越大越聪明”这句话不一定绝对正确,但基本还是符合哺乳类动物存在的普遍规律,尤其是在灵长类中人类的脑容积显然是最大的;反观人类进化史,我们的大脑近200万年以来一直呈递增趋势,至少比初期增加了3倍之多,目前容积大约为1400毫升,大约有250万GB的记忆存储空间;而我们与近亲黑猩猩的基因相似度虽高达98.5%,但它们的脑容积却只有我们的1/3。

孩子脑袋越大就越聪明吗

  与我们相比,猩猩等灵长类用脑子的广度和强度确实都要差得多,毕竟,他们日常生活中的主要任务就是吃、睡、保护领地和抚育后代,而我们承载的生活内容就要复杂多样得多了。

  一直以来,我们自视为万物主宰,以为人类就是依靠超大的脑袋和超高的智力得以生存和发展,最后统治了整个地球,还洋洋得意不已。

  让人费解的是,黑猩猩的基因虽然与我们仅仅相差1.5%,却决定了一个在笼子外面、一个在笼子里面;一个举办奥运会、一个在树上跳来跳去;一个研究哥德巴赫猜想、一个能数到9就很了不起;一个可以长成汤姆克鲁斯那样、一个却全身披满黑毛,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一个大讲“人生而平等”、一个却在生物实验室里受折磨。直立行走、复杂语言、科学和艺术、哲学和宗教……这些人特有的东西,其根源都可追究到这1.5%的差异。难道这点差异就是导致两者大脑和智力分化的根本原因吗?

  最近德国马普学会的科学家发现,在人类进化过程中我们的祖先发生了基因组变异,使得大脑“疯长”;他们探查到一种只有我们人类和尼安德特人才有的“ARHGAP11B”基因,它能够帮助基底脑干细胞繁殖,从而使人脑发育过程中产生更多的神经细胞,使语言和思维相关的大脑区域快速扩增,这项成果已发表在著名的学术刊物《科学》上。

  脑袋大,智商就一定高吗?

  不一定。过去2万年间,人类平均脑容量从1500毫升下降至今天的1350毫升左右,大约足足减少了一个网球那么大容积。曾经统治欧洲大陆几十万年的尼安德特人的脑容积就比我们的大许多,约为1750毫升,但他们3万年前就从地球上彻底消失了;我以为,我们祖先的脑壳虽然不如他们大,却用计谋和智力在竞争中彻底“消灭”了他们;

  因为,我们的大脑中一个叫”额叶“的区域要比他们的大许多,额叶的重要功效在于制定计划、玩弄计谋、整合记忆、执行计划、逻辑推理、抽象思维等。这点,我们可从出生时新生儿脑袋的滑稽变形的模样看得出,胎儿在母体内颅腔不能完全发育,孩子生下来时颅骨卡在后脑勺部位,而额头那里是空而扁小的,所以前囟和颅骨缝愈合得越早,脑容量也就越小,自然智力也会低下,如小头畸形。人类的脑颅,因脑的高度发育,容积比面颅大,而其它哺乳类动物,生下来却是面颅都比脑颅大,而且儿童生长过程中由于额叶不断扩增,所以它的髓鞘化也是完成得最晚。

  再比如,体重为成人体重50倍的非洲象的大脑容积大约是人脑的3倍,但它大脑中相当多的神经元位于小脑,主要用来管理它的大鼻子,而其大脑皮层中的神经元数量却只有人脑皮层的1/3,所以大象大致是没有人类那么聪明的,要不人类贪婪地为获取象牙而屠杀它们的时候,它们也只能束手待毙。抹香鲸的大脑约为9公斤,然而其自身重达100多吨,即它的脑体比重远远低于人类,所以仅靠着硕大的脑子,鲸鱼智能大概也不会超过人类。

  为何大脑在变小,而智力却在发展呢?

  的确,今天的人类并没有变笨,大脑正向着“更小的空间,更高效的工作”进化,毕竟谁都不愿意像外星人一样顶着个硕大的脑袋,因为直立行走以来,我们的颈椎和脊椎已不堪负重,硬是生出了很多相关的现代疾病。

  从脑解剖来看,大脑很大一部分都是用来控制身体行动的,身体越大,骨骼上附着的肌肉越多,就需要大脑跟着变大、变重来控制身体和肌肉群。剑桥大学的专家提出,现代人类的体型和身高要比1万年前依靠采集狩猎为生的祖先缩小了将近10%,后续的研究也进一步证实了这种现象。这说明,无论是大脑还是体格都不是越大越好,人类的进化方向明显不是往庞然大物演变,就如同电脑、手机一样,发明初期只要能成功应用就行,后期发展则会开始想着不断改良、精细化、小巧化。

  这么说来,脑容量与智商是有一点联系,但不一定完全呈正相关,那就是当脑容量变得极端过小、过大,都有可能影响智商,使人变得愚笨。

  无论如何,我们大脑的进化变大,除了基因变异所致,还与蛋白质的高效摄入、语言的形成与发展,以及社会人际交流的扩大等重大事件有着密切的联系。火的使用,使得我们通过熟食获得更多的蛋白质,集约式生活方式促进了语言的诞生与发展,群居使得种系繁衍得到保障,于是人类的“社会脑”得到空前发展,促进了个体与族群内的其他个体建立长期的社交关系 。

  我们人类作为社会性动物,需要面对独居动物不需考虑的脑力挑战,我们必须认识自己族群里的成员,应付流动变化的关系纽带、处理冲突、控制或欺骗同胞等等;而负责处理认知、空间推理、语言与抽象思维的大脑新皮层在整个大脑中所占的比例越大,个体能处理的人际关系也就越多,于是平均种族群体就越庞大。

  儿科医生说

  话又说回来,时间是残酷而现实的,它不会偏袒任何事物。纵观人类进化史,在生物界仍属于短暂的瞬间,拭目看看人类的大脑究竟进化发展到什么程度,会否有“物极必反”的结果呢?静观其变吧,但愿越进化变得越好。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